当前位置:
【茂林记忆】邮路情深(翟大雷/文)
发布时间:2018/11/01 阅览次数:241 来源:泾县新闻网
0

  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我特地拜访了泾县茂林邮电局退休多年的老邮递员翟荣老人。

  我老家住水岭,离镇上30多里的小山村。打从上小学起,就经常看见一位身穿墨绿制服,肩背邮包的中年人,几乎是隔天一趟,送邮件到老祠堂里来。那儿是学校兼大队部。这人就是水岭村妇孺皆知的“送信的老翟”“送报纸的老翟”。

  多少年过去了,总想就这段回忆写点东西。这次终于有了机会。

  兴许是往年熟人今日新客,兴许是长我一辈同宗本家,老人在屋后菜地里听说来人了,背起锄头进门一见是我,先是惊讶,继而高兴。待我说明来意,更是倍加热情。只见老人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一点都不像耄耋之人。待我递烟点上,

  在袅袅的烟圈里,老人时而若有所思,时而侃侃而谈。不待我问,娓娓道来……

  与我同一宗祠,他也是泾县陈村(今桃花潭)翟家人。1925年生,1949年参军,在华东陆军部队。参加过太原战役和抗美援朝。回国后集中学习政治文化。1956年2月复员,3月参加工作。在茂林邮电局任邮递员,安家落户。1981年退休。工作25年,曾连续三年被评为省先进工作者。其间在水岭这条步班邮路上风霜雨雪十来年,为山区人民鸿雁传书,成了口碑载道的绿衣使者。

  1960年代。水岭山区对外的通信联系,除了徒步进出,就是一部挂在大队部板壁上的“摇把子”电话机,那是一个栗壳色的小木柜子。打个电话摇啊摇,摇到总机再接转。声音小来难听清,喂喂啊啊太麻烦。除此之外,就靠来自步班邮路上的邮递员了。

  每年总是正月初四上班,每天一班,跑啊跑,跑到除夕下班,风雨无阻。大清早带上干粮,背着几十斤的大邮包,肩负着人们的嘱托和期望,迎朝霞,顶风雨,冒酷暑,踩冰雪,迈双脚,出发。一路打弯,送了几十个投递点后,到水岭已是中午时分了。如遇老弱病残相托领取包裹,还得送上门去。通常是放下邮件,在队部大队长家里或小学老师那里泡点干粮。饭后赶路,回去还要分发新到邮件。

  有时邮包破了就自己缝补。常年如一日,练就了一双铁脚板,留下了一串好名声,也换来一副结实的身子骨。难怪老当益壮,眼不花,耳不背,饭不减,地不放。

  兴许是有一种军人情结,凡部队来信他都要亲自送上门。

  听老人说,上世纪初,泾县邮电局就开通了“泾县——茂林——太平”步班邮路,上世纪20年代,正式设立茂林邮电支局,邮件接送全靠人工。1958年,国家要建陈村水库,开通了泾县至陈村公路,途经茂林溪口,这样每天跑十多里路就能接到从县城来的邮件了。后来从“泾 ——陈”公路上开通了茂林支路,县城的邮件就能直接车运到茂林了。但分发邮递仍然靠两条腿。支局四个邮递员,分管南容、铜山、凤村、街道四条线。翟老跑的是南容线,下分水岭、濂长两条支线,共八个大队。隔天一线,一般送到大队部(大多在小学旁边)。每天往返几十里,几十年下来,着实不易。

  后来,翟老被局里调整邮路,跑了几年凤村短线后光荣退休了。这时山里已通上了车,茂林邮电史也从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在老人精神的熏陶和感召下,子承父业,子承父德。邮路接力,续写新篇。

  翟荣同志送信25年,平均每年有330天在路上,他行走的距离相当于20个长征。期间从没丢失一个邮件,投递准确率百分之百。

  什么叫做脚踏实地,兢兢业业?什么叫做平凡之中见伟大?老人的职业生涯和职业操守已然诠释了这一切。

  说话间,抬眼看见条桌上那帧嵌在相框里略显泛黄的黑白戎装照,透过眉宇间的飒爽和胸前的数枚军功章可以想见主人当年杀敌报国的英勇。那种军人特有的形象和气质仿佛告诉我他为什么一生忠诚于革命事业:答案就在灵魂深处 —— 这就是信念!

  在攀谈中,老人没有炫耀更没有牢骚,自豪里饱含深情,平静中透出谦逊:“这都是应该的。大事要人做,小事也要人做。我是部队下来的,服从分配。上面分给我这个事,要做就把它做好。我文化低,就做个小小的螺丝钉吧。”多朴实的表达,多崇高的境界!

  一个人,一双腿,一种坚定的信念,一座巍峨的口碑,一段茂林邮政史上的佳话。

  默默奉献写春秋,邮路情深万里遥。吃得千般跋涉苦,好架人间连心桥。

  握别老人,敬意油然:老人的事迹和精神,不正是今天最需要宣传和弘扬的么?

版权声明>>

1.泾县新闻网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图片和视频,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泾县新闻网。

2.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得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 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563-5093171。

相关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最新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