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登黄柏岭记(文/王坤华)
发布时间:2021/10/28 阅览次数:1618 作者:王坤华
0

  黄柏岭又名横北岭,海拔680多米,是桃花潭镇乌石村的一个村民组,也是桃花潭镇最北边的一道天然屏障。

  我虽然是厚岸本地人,但登黄柏岭的次数却也寥寥可数,最近二十年更是一次都没去过,一直想去看看黄柏岭近些年来的变化,今天因为工作的原因,终于成行,只不过走得是砂石路面的简易公路。黄柏岭组也是桃花潭镇三个到组道路没有硬化的村民组之一。

  以前上黄柏岭,走得都是古道,这条古道是过去泾县通往青阳县的官道,到现在那些石板铺就的石阶还保存的较为完整。

  与林业站的舒站长、黄柏岭组的组长朱德芳一道,从山宕里自然村往上攀爬,拾阶而上,走走停停,指指看看,一边察看村民新近才维修好的砂石公路,一边尽情吮吸着山间清新湿润的空气。路的两边古木参天,绿竹成荫,山色已渐渐变得斑斓多姿,色彩缤纷,可我们此行的目的并不是登高秋游,主要是来看看黄柏岭这条道路是否具备硬化的条件,二是走访一下该组的特困供养户和脱贫户,还有就是看这块“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处女地有没有做生态旅游文章的可能。一路上,朱组长详细向我介绍了他们对硬化这条路的渴盼,以及他们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投工投劳,出钱出力,筑通路基、常年养护的感人事迹,让我为之动容,为之击节赞叹,“做了这边田,便向这边天”,贯通这条路是黄柏岭组几代人的心愿,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他们的祖居,他们的产业,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都在岭头上,现在这条路已硬化到了半山腰,仅剩1.8公里左右没有硬化,但路基已经拓宽平整、夯实成型,如果浇筑4米的路面,100万多元的资金就绰绰有余了。作为乌石村的下派第一书记,我有责任、也有义务促成这条路的硬化早日立项,我愿为之奔走,为之鼓与呼!我也坚信,这偏僻一隅,同样能充分享受到好政策的阳光雨露,一定会得到上级领导的关注和关心。

  记得黄柏岭脚下的坎底组。有一处气势恢宏的老房子,其大门旁的墙上,镶嵌有一块青石碑,上刻“横北岭记”,与欧阳修的《醉翁亭记》文风相近,或者说是仿《醉翁亭记》所写,现在这块碑早已不知所踪,大概是房子的主人贪图小便宜,卖给古董贩子了,甚为可惜。我曾经试图找回这块碑,问了一些朋友和开古董店的,都说不太清楚,以致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云烟。

  黄柏岭头的这户特困供养户和脱贫户叫王长奎,66岁,单身一人,说起来还是我初中时的学长,他虽然比我大8、9岁,但只比我高一届,我们两的教室是隔壁,那时候的他年轻英俊,意气风发,还担任了班长,每天披星戴月,跋涉7、8公里的山路来厚岸中学读书,这也许就是山里孩子的苦吧。初中毕业后,他曾在黄柏岭教学点当过民办教师,来后教学点裁撤,就在家务农,经营山场,种点草药,经济收入也不算太少,但一直没有成家,想必是外面的姑娘对那陡峭的山路望而却步吧!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患上了慢性病,身体每况愈下,头也秃了,背也驼了,2014年村里把他评为贫困户,2017年列为特困供养户,把他家的老房子进行了危房改造,现在他每个月民办教师补贴168元,特困供养金700元,养老金133元,每年种植中草药的收入1、5万元,小康生活有保障,稳定脱贫无风险。

  “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黄柏岭的景色,只要你去看过一眼,总能让你沉迷其间,流连忘返,刻骨铭心。伫立黄柏岭之巅,东可瞭望云岭梅村、包合清溪,南可俯瞰厚岸、查济全境,西可眺望如练的长江,北可近观青阳的酉华。方圆一公里内,有雄浑壮观的百丈岩,高大巍峨的老牛石,险峻奇兀的一线天,一剑霜寒的试剑石,相依相偎的夫妻树,惟妙惟肖的神仙脚,沧桑扑面的石门遗址,还有那蜿蜒漫长的古道……它们安静地隐匿在大山深处,耐心地等待着探寻者去领略她的芳姿,去倾听她娓娓道来的岁月之歌。

  我是个感性的人,不会去翻史志类的书刊,不喜欢锱铢必较地去考据,但是,我认为值得一去的地方,我都会把自己真实的所见所想所感倾注于笔端,以期心意相通、志趣相投之人,到此一游,加入推介宣传黄柏岭的行列;更欢迎有识之士、成功企业来此投资兴业,再造桃源。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美丽纯净、原汁原味的黄柏岭,真诚地欢迎各地朋友来旅游、观光 、登山、徒步,来体验原生态的美,来感受大自然的奇妙。

版权声明>>

1.泾县新闻网所刊登的所有稿件、图片和视频,未经本网允许,不得转载使用。获授权转载时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须注明来源,如泾县新闻网。

2.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 与本网联系,联系电话:0563-5093300。

最新视频